• 内容部分

作者:admin 2020-06-03 20:36 浏览

“杰森,走快一点!”卡特走在前面、摇摇晃晃地;被电浆光束所烧炙出来、脖子上一个拳头大的的伤口,正不停地流着鲜红的血液。“怎么了?杰森?”彼得斯问着;不过,彼得斯脸上的组织已经被蒸发干净了,有的只是纯白的头骨,配上还没完全烧炙干净的组织,看起来有如医学教室里摆放的人体解剖模型。“杰森,吻我。”我的情人温妮,灵动无比的大眼睛正深情款款地注视着我;不是才刚和我分手吗?但是温妮却主动搂住了我的脖子,还凑上了鲜红的樱唇……突然,温妮的脸变得苍白,嘴唇的血色褪去,两眼也失去了光彩;金色的短发凌乱地披散着……那、那个ntu阵亡女兵的脸!“啊啊啊啊!!”我吓得坐起身来,幻象消失的同时,感觉好像灵魂从一个空间之中被硬生生抽走、再被强迫塞入另一个空间之中。“哇!怎么……杰森,你醒啦?”正坐在我病床边专心于阅读的江杰,被我突如其来的惊叫给吓了一大跳。原来是恶梦啊……。“抱歉,我大概是作恶梦了。”我伸手擦了擦冷汗。“不,该道歉的是我;作恶梦与精神幻觉是注射了战斗药esn之后的副作用。”江杰耸了耸肩。“esn……那是什么?”我的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的。“简单来说,就是一种具有情感压抑作用的药剂,可以消除士兵的恐惧感,让士兵发挥出应有的战力;副作用就是接受注射的人,会有约两周的时间陷入精神混乱的状态。”江杰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。“只是,我没有想到你在接受esn注射之后竟然会那么恐怖……。”“我……我怎么了吗?”我试着去回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从江杰替我注射esn之后、到刚才醒来新闻资讯,我的记忆是一片空白。“替你注射了esn之后新闻资讯,你抓着你的狙击枪就冲出去了;本来麦可士官还在骂我不该替你打那个鬼东西新闻资讯,以致害你发疯冲出去找死;谁知道我们只听到七声枪响,然后你就回来了。”江杰摇了摇头,苦笑着。“一枪一个,剩下的七个ntu士兵在不到一分钟里面全都被你一个人击毙了,而且全都是命中头部;难怪他们说你是新兵训练中心的第一神枪手,枪法真的是太神准了。”顿了一下,江杰继续说着:“之后前往运输机的接应地点,你还一路背着查理,直到上了运输机之后你才昏倒的。”江杰苦笑了一下。“早知道你对战场的恐惧感会让你无法发挥实力,我一开始就该替你打上一针esn的。”“对了,查理呢?”我这才想起来,上次的战斗中,卡特和彼得斯阵亡了,查理失去了一条腿;不知道查理现在怎么样了?“查理啊,他昨天退伍了;像他伤成那个样子,根本就无法再上战场。”江杰又摇了摇头。“部队里的资源不足,也没办法替他进行断肢再生手术,他的断腿得去医学中心进行再生手术才行。”看来vma是打算让查理自生自灭了。这就是战争:美其名为捍卫自由民主和群众权益,有需要打仗的时候,一张征兵令就把你给拉进军队来,再送你到充满了死亡危机的地方;受了重伤、无法再战的时候,再扔给你一张退伍令, 福建快3走势图就可以把你给踢到一边去, 福建快3开奖网也不用负责你伤残后的医疗与生活。只要两张薄纸就可以把人拉来卖命, 福建快3开奖网站而且什么责任都不需要承担, 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可真是便宜又好用,不是吗?有时候真的很怀疑,难道入伍的士兵就不算是群众的一份子?发动战争到底是为了保护什么?又为了捍卫什么?“不过,杰森你也真够令人惊讶的;一般人注射esn之后,光是副作用就可以让人昏睡十几天,你竟然两天不到就醒来了。”江杰看着我的眼睛。“而且看起来你也只是做了一些恶梦而已,还没有到精神错乱的程度,不错嘛。”去你妈的不错,本来可以休息十几天的,现在大概不能继续赖床了;而且,作恶梦一点也不好玩!以前看过的战争影片之中,医院里总是躺满了大批全身鲜血淋漓的伤患;不过,江杰带着我走出基地的野战医院时,我并没有看到太多的伤患;虽然和ntu之间的战斗相当火炽,医院里却还空了一半左右的床位。基本上,能从与ntu的战斗之中生还的士兵不会太多;拜ntu的先进武器科技所赐,被击中的人多半都是当场死亡,或者是受到饣重的伤害、饣重到士兵在能够回到医院之前就已死亡。另一个伤患不多的原因,就是vma只对伤兵进行简单的医疗,然后就发给伤兵一张退伍令,新闻资讯把伤兵给踢出军队去了。反正殖民地里多的是医疗机构,这些伤兵可以自行前往求诊;至于伤兵们能不能负担得起医疗费用,似乎并不在vma的考虑范围之内。“嘿!战争英雄来了!”看到江杰带着我出现在营房,麦可下士走过来握住了我的手。“杰森,欢迎归队。”“长官,我什么时候变成战争英雄了?”我一点也不喜欢战争英雄这个名词。“江杰没告诉你吗?”麦可下士一脸非常惊讶的表情。“关于你一个人冲出去击毙了对方一整个小队的事情。”“喔……有啊;不过,那个似乎还不到战争英雄的程度吧?”我苦笑。“是吗?你知道,为了这件事,特种部队已经在打听你了,也许他们会过来挖角吧?”麦可微笑着。“长官,别开我玩笑了。”特种部队会打听一个刚从新兵训练中心出来的不及格新兵?我不相信。“杰森,我没有开你玩笑,特种部队的人昨天才来和我谈过和你有关的事情。”麦可下士饣肃地说着,我注意到其他战友们都默默点头;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。“还有,我们下午有一趟巡逻任务,如果你已经没事了,我们希望你能跟着一起来;毕竟有着全基地首席神枪手在队伍里,我们生还的机率一定会高很多。”麦可下士又笑了。“不过,我不会勉强你的,毕竟要从esn的副作用下回复过来,需要十四天的时间,你还只休息了两天而已。”“我知道了,长官。”暗暗叹了一口气,我是很想继续躲着休息,但是我又能躲在营房里多久?基本上,这次战争开始之后,我的命运就已经注定是要步入战火之中了。抱着狙击枪,我闭着眼睛坐在摇摇晃晃的装甲步兵战斗车内。总算vma还有那么一点良心,派人出去巡逻的时候有配发装甲步兵战斗车给我们。由于卡特和彼得斯阵亡,查理重伤退伍,我们小队只剩下了五个人;这次和我们同车的,还有另一个小队的两个人──在某次与ntu的激烈战斗之后残存的两个人,由于新兵还没有配发到基地来,上级索性把我们两个小队暂时合并成一个小队,由麦可下士负责指挥。也就是说,我们的装甲步兵战斗车上总共有两个小队,但是这两个小队加起来的总人数,甚至还少于一个标准小队的编制。看到我闭着眼睛,我的队友们都以为是esn的副作用;所以大家都刻意降低了彼此会话的音量,以免吵到我的休息。“那个狙击手就是你们说的,一个人杀掉ntu一整个小队的人?”来自另一个小队的其中一名士兵如此向着泽木发问,声音还相当的大声。“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嘛。”“嘘!”泽木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。“我听得见,你不用讲话讲那么大声,会吵到杰森的。”“没必要吧?现在是任务中,本来就不该睡觉的。”另一名来自其他小队的士兵也插口了,同样用着很大的音量。“如果现在打你了一针esn,然后叫你躺个两天就来出任务,你还能拿起枪来就是奇迹了。”江杰非常不满地说着。“既然他还没休息够,干什么不让他在营房里好好休息?”第一名士兵大声说着。“如果有基地首席神枪手在队伍里,遇到敌人的时候会轻松很多的。”泽木低声说着。“一个睡着的神枪手?”第二名士兵不屑地说着。我们新加入的两位队员似乎对我很有意见,左一言右一语的,话题总是绕着我打转;而我原来的队友们则是不停地替我辩护。“阿巴提尔,安迪,麻烦你们两个安静好吗?现在是任务中,不是闲聊时间。”本来站在车长位置、拿着望远忄四处搜索敌踪的麦可下士放下了望远忄,低头朝着那两位新的队友说道。“你们的声音大到我都听不见耳机里的通讯了。”长官开口,两位新的队友只好乖乖闭上嘴巴;不过,我可以感觉到,他们两个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了轻蔑与不屑。没办法,谁叫他们两个的战斗经验比我们多,战斗经验比较丰富的老兵总是比较有资格说话的。vma巡逻小队成员:[官阶/名字/职务]下士麦可·迈特那,小队长二等兵默肯·海拉提尔,士兵二等兵泽木雄,榴弹兵二等兵杰森·弗莱契,狙击手一等兵江杰,医护兵兼副小队长一等兵阿巴提尔·阿米罗达,士兵二等兵安迪·泰勒,士兵

  全球大放水,为何黄金止步不前?来新浪理财大学,听黄金管家研究院解读黄金市场,剖析黄金涨跌的真正原因。

  来源:财华社

,,浙江11选5


Powered by 陕西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